朝文社 / 古代史 / 有哪些鮮為人知的歷史事實?

分享

   

有哪些鮮為人知的歷史事實?

2021-02-27  朝文社

   作者:我方團隊張嵚

  一、三國的茶有多“好喝”

  說起這類“鮮為人知”且值得回味的歷史典故,比起沙場政壇的博弈殺伐來,一些“生活類”典故,也同樣值得好好聊聊。比如三國時代的“茶文化”。

  在當代許多“三國題材”影視劇里,“三國人物喝茶”的橋段屢見不鮮。特別是智如泉涌的諸葛亮,也常見泡一壺好茶撐場面。甚至十幾年前某部“三國題材大戲”里,還有諸葛亮請關羽張飛喝茶,邊品茶邊諄諄教誨天下大事的“神劇情”。劇中張飛喝茶時的痛苦表情,還被熱心網友制成了表情包。不過,倘若三國歷史上真有這么“闔家歡樂”的一幕,張飛的痛苦,十有八九不是裝的——三國年間的茶,真不好喝。

  以中國茶文化的發展史說,三國確實是個重要時期,當時中國長江以南地區,確實有飲茶習俗。生活在南中國的諸葛亮愛喝茶,似乎也有點道理??赡菚r的“茶”是啥樣?里面可不只是茶葉,還有蔥姜紅棗橘子皮薄荷葉等各種“佐料”,幾乎是什么“刺激”放什么。這么一堆“食材”煮出來的茶水,又該是啥味道?唐朝品鑒師陸羽一語道破:“斯溝渠間棄水耳”。也就是和陰溝里的水一個味道?!皬堬w喝茶”時的感受,也就可以想象。

  也正是在“陸羽吐槽”的唐朝年間,中國人喝茶的方式才漸漸成熟起來,飲茶的習俗也遍布大江南北。茶葉不但成為了重要的生活消費品,還從此成了歷代中原王朝的“剛需出口貨物 ”。中晚唐年間,僅一個浮梁地區,每年就“出茶七百萬馱”,從回紇等地換來唐朝急需的優良馬匹。然后宋元明清幾朝代里,茶葉的出口量更是一代代暴增,為古代中國換回巨量財富。

  倘若三國年間的飲茶風氣,真成了影視劇里的“雅事”。那么茶葉很可能會如唐宋明清幾朝代一般,成為賺取錢糧的硬貨,矢志北伐的諸葛亮,又何須為缺糧草發愁?

  二、遼國科技很強大

  作為和北宋王朝打了二十年,而后又“好”了百年的“兄弟之國”。雄踞東北亞的大遼帝國,常給人“很兇悍很落后”的印象。但事實是,遼國兇悍不假,卻真不落后。比如1954年,考古工作者就在遼駙馬衛國王墓葬里,就發現了兩支做工精致的骨柄牙刷。這奇特發現,不但把“牙刷誕生年代”向前推進了八百年,兩支牙刷21厘米長八個植毛孔的強大設計,更叫多少后人感嘆遼國的技術工藝。

  其實,對于遼國科技來說,“造牙刷”只是個“小目標”。遼寧法庫葉茂臺遼墓出土的遼國鐵器,竟是用優質低碳鋼制成,現代測試結果更證實其“接近現代的08板和生鐵的成分”。

  這強大的冶鐵水平,不但撐起了武裝到牙齒的遼國鐵騎,甚至還用到了宋遼“生意場”上。憑著自家雄厚的鐵礦儲備與冶煉能力,遼國長期大量鑄造鐵錢,然后砸到宋遼榷場上兌換宋朝銅錢,導致宋錢大量流入遼國,以至于北宋多次陷入“錢荒”里。這“貿易戰”,打得輕車熟路。

  甚至在高精尖的科技領域——天文歷法領域。遼國更和“大哥”宋朝來了場“面對面較量”:宋神宗熙寧年間,宋遼雙方為冬至日的推算問題發生爭執,擔任宋使的正是彼時北宋“科技界第一人”蘇頌,在經過縝密測算之后,蘇頌最終承認,遼國的歷法比宋朝更科學。此事也令北宋改進天文儀器,修訂出更精準宋歷。蘇頌的科學精神值得尊敬,而歷法精準的遼國,卻也是“科技強國”的古代版見證。

  三、宋高宗“給母親改年齡”

  說起大金朝的“好侄子”,冤殺大英雄岳飛的宋高宗趙構,歷代史家無不狠踩猛錘。但公平點說,這位“大金好侄子”也確實有個“優點”:孝順母親。

  比如在宋金“紹興和議”期間,不惜殺害岳飛換和平,連宋軍已收復的秦州等重鎮都放棄,全程低三下四的趙構,卻唯獨在“母親回歸”問題上異常強硬,堅決要求金人送回“靖康之恥”時淪落北國的母親韋太后,甚至表示“若今雖未也,則誓文(紹興和議)為虛設”。不把我媽送回來,這“議和”你就休想。如此強硬態度,也叫對這事兒推三阻四的金朝,終于讓了步,把韋太后從五國城送回了臨安。

   但是,也正是在韋太后歸來后,一個奇特的事情發生了:以《開封府狀》等史料證實,“靖康之恥”爆發,韋太后與宋高宗母子分離時,她才只有三十八歲。但《紹興和議》簽完,南宋的各類文獻卻都統一口徑,聲稱“韋后北狩,年近五旬”,甚至稱當時的韋太后是“五旬老婦”,怎么神不知鬼不覺,就把太后給“改老十歲”?

  如此鬧劇,也是和當時“太后改嫁”的傳言有關?!毒缚蛋奘饭{證》等文獻記載,“靖康之恥”后,受盡磨難的韋太后,曾經嫁給了金國貴族完顏宗賢,成了金朝“貴族圈”里的“韋夫人”。韋太后歸國時,這“疑似后夫”完顏宗賢也受命護送,一路把韋太后送了回來。所以“改年齡”的事兒,等于是宋高宗堵宋朝官民的嘴:靖康之恥時太后明明快五十歲了,怎么可能改嫁嘛,分明是金人污蔑嘛。

   說實話,別看沒了骨氣,但在“精神勝利”這條上,“孝順孩子”宋高宗還真在行。

  而且太后歸國后,作為兒子的宋高宗,也是真孝順,每年供給太后的“歲奉錢”就有二十萬緡,外加二萬匹綢緞。這筆錢韋太后也不獨享,每年要拿出“以巨萬計”的錢財給金國皇后送禮物,每次金人使者來到臨安,太后也有“密賜”厚禮。而且要知道,南宋每年的鑄幣量也不過二十萬緡,宋高宗的“孝敬”,以及太后給金人的“孝敬”,對于當時“積貧”的南宋來說,堪稱巨額民脂民膏。

  以這意義說,“孝順孩子”宋高宗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,真心不冤。

  四、明清小車走紅歐洲

  明末清初年間,全球進入了著名的“大航海時代”,東西方交往日益火熱,明清同時代的歐洲,還曾掀起了持久的“中國熱”。而在這場熱潮里,兩樣來自中國的“小車”,卻一度比瓷器絲綢還紅。首先值得一說的,就是“揚谷扇車”。

  揚谷扇車,又名風扇車,誕生于漢代,是古代中國農村一件給谷物脫粒時的專用農具。而到了明清年間,當歐洲農民還只能用手工脫粒時,中國風扇車的“機械化”程度已極高。以《天工開物》記載,當時的“中國風扇車”,已經成了閉合式設計,裝有輪軸和扇葉和手搖曲柄,只要搖動曲柄,就能帶來強大風力,快速在封閉空間里完成谷物脫殼,生產率十分強大。

  如此“機械化”物件,也在明末清初年間,惹來不少外國人的注意:1705年,荷蘭海員第一次將這個“神器”帶到歐洲大陸,然后迅速在歐洲各國風靡。之后的一個世紀里,“中國風扇車”不但成了歐洲農村的流行物件,且出現了不少改進款,最終變成了近代歐洲農村常見的“簸揚機”。

  而比起這在農村掀起熱潮的“中國風扇車”來,當時中國農村常見的加帆獨輪車,也叫好些外國人連呼不可思議。他們把這種小車稱為“旱船”。而當時中國出口歐洲的瓷器與絲綢,也順應了這“市場潮流”,常在上面印“旱船”的圖案,果然也賣火歐洲市場。

   如此在當時歐洲人眼里十分奇特的“旱船”,接著也催動了歐洲人的改裝熱情。十七世紀時,許多歐洲人就憑著想象,把中國“旱船”繪制成“陸地帆車”,許多歐洲學者還開動腦筋,生產出了奇特的“中國陸地風帆馬車”,即按照“中國旱船”的模樣,造出楊帆的大馬車來,1600年,荷蘭人史蒂文制造的“揚帆馬車”,竟然還創造了40英里的高速,好些歐洲學者都紛紛圍觀……

  這樣看上去不可思議的改裝熱,縮影了當時中國文化的影響力,也帶來了深深的思考:正是這樣的開放與積極學習,才催動了當時的西方世界,沿著科技革命的道路大踏步前進。對比接下來古老中國閉關鎖國的教訓,這熱鬧一幕,也有著不過時的思考。

  參考資料:《明清時期歐洲人眼中的中國》《天裂:十二世紀宋金和戰實錄》《遼朝科技述略》《博物館里的極簡中國史》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
    爆乳美女午夜福利视频_久久精品国产99国产精品_欧美午夜福利1000集2019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