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讀紅樓 / 待分類 / 邢夫人:自私愚犟的外表下,藏著一個合乎...

分享

   

邢夫人:自私愚犟的外表下,藏著一個合乎禮法的世家夫人

2021-02-25  少讀紅樓

很多讀者想到邢夫人,就會想到她做的那幾件上不了臺面的事:跑腿給老公說媒,遭婆婆批評“賢惠太過”;給兒媳難堪,把“霸王似的”鳳姐氣得抹眼淚;封了繡春囊給妯娌王夫人,很有點挑釁意味;斥責迎春不爭氣,話里話外劍指偏心的婆婆;當然,她還有個不靠譜的陪房,在抄檢大觀園時,這個陪房不知進退,挨了探春一巴掌,是全書最爽情節之一。

但和作者同一時代的脂硯齋,卻贊她有“世家夫人”的風范;而學者歐麗娟也曾替邢夫人發聲,說她行事做人“合乎禮法”。

那么問題來了,脂硯齋和歐麗娟為什么和讀者分歧會這么大?他們為什么要贊揚在賈府輿論中擁有“尷尬”人設的邢夫人?

1

邢夫人出身不高。不然堂弟邢忠不會帶著妻女到賈府求救濟;小弟邢德全也不會老大不小還未娶妻;大妹妹所嫁非人;小妹妹剩在家里。但凡高一點,兄弟姊妹的婚配不會糟成這樣。

邢夫人的娘家,具體是個什么情形,作者沒有說明。但不外乎以下幾種:或是沒落的家族,就像賈珍口中的“世襲的窮官”,沒有上面給的銀子,就過不了年;或是秦業這樣宦囊羞澀的邊緣小官,湊二十四兩銀子作見面禮,都顯出艱難;或是小康人家,就像尤氏娘家,僅衣食豐足,談不上權勢二字。

但家中遭逢巨變、父母俱亡一定是有過的,作為長女的邢夫人用柔弱肩膀撐起家中事務的同時,也掌握了家中的經濟命脈,并以此作跳板,為自己找到一個看上去很光鮮的終身依靠——嫁給賈家長子。

你從中隱隱看到一個爭強好勝的女孩,不信命運之邪要改變處境的拼勁;同時,又用全部家私當嫁妝,可以窺見她初嫁豪門時的唯恐被人看低了的緊張和惶恐。

依照賈赦的運作能量,顯然完全可以照顧一下大妹妹的夫家,給小妹妹找一個像樣的婆家,甚至給邢忠、邢德全安排一個好工作。

趙姨娘就是這么做的,趙姨娘做姨娘的全部動力好像就是要找到更多幫手振興趙家。邢夫人不,不是她的兄弟姊妹不需要照顧,而是她生來就有一股犟脾氣。她不肯落下讓婆家照管娘家的嫌疑,讓人“笑話議論”。

2

賈母、王夫人和鳳姐這三位都來自豪門貴府。盡管邢夫人使出渾身解數,那點嫁妝仍不能和她們相比,更不要提她們背后雄厚的人脈力量。她們的老公不敢輕視她們。盡管性格各異,她們的審美情趣甚至一個玩笑戳中的笑點卻驚人地一致。

她們并不故步自封,也接納外來的空氣。比如岫煙,鳳姐就格外照顧,不光因為她是邢夫人的親戚,更是因為,岫煙面對繁華表現出的淡然姿態讓鳳姐喜歡;劉姥姥更不用說了,劉姥姥鄉間人那特有的淳樸和厚道、親和和機變不由人不敬重。

而邢夫人顯然用力過猛,她渾身緊繃,總是呈現一種防御姿勢。她是要活成山頭的人,不肯俯就他人。賈府人就不知怎么和她相處,而邢夫人也寧愿獨自呆在寂寞小院。

所以賈母的牌桌上,就沒邢夫人的位置。邢夫人的生活經歷和消費觀承受不起輸錢之后的劇烈心疼,又不能像賈環輸了搶鶯兒的錢那樣沒風度,為了不窘迫,不上牌桌是最好選擇。

但也因此消息閉塞,鳳姐知道賈母離開鴛鴦就吃不下飯,邢夫人就不知,貿然行動,招來賈母的不喜,陷入更大的尷尬境地。

榮國府真正看到錢的力量的女子,不過寶釵一人。寶釵懂得父死、家敗、哥哥不爭氣的心酸,但寶釵并不攫取,而是退守,提前做好迎接頹敗的準備。邢夫人也是如此,總是自己克儉。

如果可以穿越,或許寶釵和邢夫人因為懂得彼此的苦而成為好朋友。寶釵就會像撫慰孤單的林妹妹那樣,來一場“金蘭契互剖金蘭語”,撫慰一下那個安全感極度匱乏的少女邢夫人。相信邢夫人會因此呈現出柔軟的那一面,活得更舒展一些。

3

一個苦命女孩嫁人的時候,大約都會如迎春那樣幻想著靠婚姻改變一下壞運氣,“我不信我自己的命那么苦”。結果卻往往并不如意,因為她拿不出太多資源來迎合男人貪婪的胃口。

賈赦無疑貪財又好色,看中的或許是邢夫人帶來的那一份家私,然后把邢夫人當成門面,紅白喜事有個照應,根本談不上琴瑟和諧、夫唱婦隨。

依邢夫人的個性,一定也曾鬧過,但,以她的身份,怎么鬧得過一個視女性為玩物的老紈绔子弟?

賈母批評她公開為丈夫說媒,但賈母一樣拿這個好色兒子沒辦法,她批評完邢夫人,轉頭就讓邢夫人捎信,“(叫賈赦)只管萬兒八千去買,我這里有的是銀子”。

所以一味責怪邢夫人頂不住壓力,為丈夫說媒,對邢夫人是很不公平的。尤其是對個性要強的邢夫人來說,這里面有多少痛苦需要遮掩,有多少坍塌需要重建,怕是只有她自己知道。

事實上,面對丈夫好色這個丑聞,即使擁有一份和丈夫旗鼓相當的事業的現代女明星們,不也只能在人前表示,“回家就好”“反正我家老公不吃虧”“證明我眼光不錯”等言辭來安慰自己?我們又怎能苛求邢夫人,而不體諒、理解她的難處?

4

毋庸諱言,對王夫人和鳳姐二套班子的管家局面,她是有想法的。原因有兩方面:一是來自賈母的長期偏心(賈母自己不承認偏心?;蛟S她在搞平衡,但賈府確實處處可見偏心,就連下一輩的賈環、賈蘭都不同程度地深受其害。即使賈母做點表面文章,賈環也不會太怨憤,起燙瞎寶玉的眼睛的念頭);一是來自下屬的搖旗吶喊。因為邢夫人長期不受寵,跟她的奴才撈不著半點油水,一直攛掇她向王夫人、鳳姐奪權。

但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,邢夫人遇到了正在開心看繡春囊的傻大姐,她要過來不看不打緊,一看“嚇得連忙死勁攥住”,先囑咐傻大姐不可告訴一人,也沒交給身邊人,臉上也“不形于色”,過后才封了給王夫人。面對繡春囊竟出現在女兒云集的大觀園這個突發事件,可以說邢夫人處理得很有分寸。

假若她當即吵嚷起來,弄得合府皆知,其實是可以最大范圍地打擊王夫人和鳳姐的,但那也會損傷到賈家女兒的清白名譽。

假若她封了給賈母看,結合上下文來看,當時她正生賈母的氣,不忿為什么南安太妃來了,不安排迎春出來,沖動之下,她是可以這么做的。而賈母見了這個繡春囊,豈不是要氣死?

但邢夫人沒有,關鍵時刻,她想著的,還是維護賈府女兒的名譽,維護整個大家族的榮譽。那些說邢夫人用繡春囊向王夫人叫板的,可以想想,還有什么方法比邢夫人的更周全和隱秘?不吭聲,任由大觀園下層淫亂下去?是不是更不負責任?

邢夫人另有一件事也被詬病,就是當眾給鳳姐難堪。這件事只能各打五十大板。鳳姐確實只撿著高枝飛,沒顧到邢夫人被冷落的心理。

而邢夫人完全可以柔化處理,把鳳姐叫到無人處,詢問原因。不過,邢夫人并沒揪住不放,說了兩句,轉身走了,她其實還是有控制自己的不滿,并未把事做絕。

這種被婆婆當眾責備的難堪,那個時代,凡當媳婦的都可能受過。鴛鴦事件,賈母盛怒下,不也很嚴厲地責備過王夫人?鳳姐接受不了,或許正可說明,邢夫人從未擺過正經婆婆的譜。

5

苦心經營,進入一個憧憬的世界,以為那就是我們的詩和遠方,但發現其實又來到另一個修羅場。由于先天的稟賦和經歷,邢夫人說的話、做的事,都不太符合這個修羅場的邏輯規則。

這不是邢夫人的錯。邢夫人也曾周到地照顧初來的林妹妹,也曾送賈府鳳凰寶玉玩意兒玩,但就像魯迅先生筆下孤寂的孔乙己,是因為在大人世界里找不到一個可以溝通交流的人。

責備把自己弄得尷尬的邢夫人很容易,理解她很難。加繆有一句話是,我知道這世界我無處容身,只是,你憑什么審判我的靈魂?

是啊,我們沒資格責備邢夫人。她并未干什么違法亂紀的事,手上也沒有沾滿鮮血;陪房挨了巴掌,她也沒站出來責怪哪一方,只“嗔怪”自家陪房多事。

她有種種不足,也有種種不得已。她不正像蕓蕓眾生中的我們,在方寸天地間,輾轉騰挪、左支右絀,卻總顯得捉襟見肘、舉止失措?

我們理解了她,也就接納了那個有很多缺點,卻依然熱愛世界的自我,然后才能在最破敗的日子里,擁有處理事情的分寸感,不致被憤怒或嫉妒攻破了堡壘,做出讓自己后悔終生的事情。

作者:樵髯,本文為少讀紅樓原創作品。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
    爆乳美女午夜福利视频_久久精品国产99国产精品_欧美午夜福利1000集2019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