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般蘭若 / 待分類 / 螢,是心上一盞明

分享

   

螢,是心上一盞明

2021-02-06  安般蘭若

螢,是心上一盞明

作者丨遠山 主播丨羽燕

編輯丨安般蘭若(ID:anbanlr)




自幼生長在鄉村,長大后四處悠游漂泊,像小村寄出的一封信,在蒼茫的人海里兜兜轉轉。

那小村,像一枚深深刻下的郵戳,無論我走到哪,它緊緊地印在心上。

對于小村,我總是額外貪婪,霸道地喜歡著村子里的一切。

“清夜無塵,月色如銀”,這是大宋的景兒,也是兒時小村的夜。

池塘邊蛙聲四起,是夜趕來的腳步聲。它揣著一兜墨,洇染到天際。隨手畫上滿天星,是靜夜里閨蜜的敘事,聊啊聊,無休止。

我仰望著,試圖聽得一點秘密,一汪水澤落滿雙眼,心下歡喜。

眼見著月亮從眼睛里升起。

月光先是落在池塘里,給睡蓮一朵一朵蓋好被子,給蛙鳴譜上一首樂曲,又悄悄攀上老樹,把樹整個包圍。

霎時,老樹像被天空提起的大燈籠,籠著村人發著光的夢境。偏有風不知好歹地過,撞灑滿地碎玉。

窗檐下手編的風鈴跟著響起,千紙鶴抖動著翅膀,欲飛向天宇。

蟬鳴一聲,院子里的桂花落一朵,我坐在樹下,閉上眼睛,搖落的花香似要將我抬走。

噓……無須言語,任它去。

再美的話語也力不從心。任自己靜在夜色里,靜在花香里,靜在炊煙鋪展的宣紙里,靈魂生出翅膀,我笑出聲來。

其實我在等。

等農戶的窗子里,燈光漸次熄滅;等村口守望的老狗,發出安睡的號令;等農人們鼾聲四起,在窗紙上呵出時光游走的印記。

螢火蟲,便會提燈趕來。它是夜的守護神,是神最明亮的眼睛。

你聽啊,第一顆露水爬上花梗的時候,螢火蟲便趕來了。遠山被螢蟲提燈照亮。

樹上,草上,花朵上,你看吧,都被螢火蟲的燈籠照亮了。像一場虛幻的電影,夜的黑,是主角,螢蟲忙碌地搬走面具。

潔癖的它們在黑夜里快樂地巡視著。

想必靜坐在黑里的我,在它們眼里如一棵樹,一滴露,一聲花的噴嚏。

人間風物,無有分別。

它們不喜歡天明,它們太了解,人們的欲望會隨著日出蘇醒。

當一聲雞鳴將貪婪的清晨喚醒,當陽光載滿俗欲普照大地,當城市里的大煙囪冒出滾滾濃煙,當車水馬龍的喧囂張牙舞爪地撲向天空,螢火蟲甘愿死去。

它們是最純潔的生靈,是鄉村里最后的守望者。

它們只喜歡蔥蘢的樹木,和清新的空氣,它們只鐘愛初生的露水,和飄香的桂子。

當它們巡視河流的腳步,再也探尋不到一點清澈的蹤跡;當它們仰望蒼穹的眼睛,再也看不到會說話的星子;

當它們手中的燈籠,再怎么努力也無法照亮被霧霾包裹的大地,它們不再留戀,集體為一粒純凈的空氣斗爭到底,甚至用自己弱小的身軀撞響塵世的警鐘,哪怕死去,在所不惜。

多年后,當我再次坐在小村的院落里,看著黑夜一直睜著眼睛,遠山盡處燈火通明。

心像螢火蟲遺失的翅膀,沉下去,沉下去……

怎敢忘記,那些螢火蟲還在的日子,村子里的笑聲一直縈繞不去。

當樓房鋪天蓋地地建起,車子不分日夜的奔馳,人們的欲望是螢火蟲不能承受之重,它們的翅膀墜落,那是人們遺失的笑聲。

作者:遠山(微信:yuanshan8525)本名:呂林熹,安般蘭若簽約作者,被讀者朋友稱為“瓦爾登湖”一般的女子。愿一生做個閑人,以筆端修籬種菊,以書香于俗世圍屏。新書《松風落筆,歲月生香》即將發行。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
    爆乳美女午夜福利视频_久久精品国产99国产精品_欧美午夜福利1000集2019年